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基層動態

蜀繡工匠白樺: 30多年初心不改 一針一線詮釋“匠人匠心”

信息來源:區新聞中心發布日期:2018-11-01 11:11瀏覽次數: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芙蓉城三月雨紛紛,四月繡花針;羽毛扇遙指千軍陣,錦緞裁幾寸。”一曲《蜀繡》通過一個成都繡娘的視角,巧妙地將蜀繡作為成都歷史上的城市名牌,同時也將繡娘對刺繡、丈夫和家、國的深情融入其中,感人至深。
如今,仍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埋頭針線堆里,以針代筆,以線作墨,繡出了一幅幅美麗精致的作品,為蜀繡賦予了新的生命。第二屆“濯錦工匠”白樺就是其中一員,30多年來,她用自己的堅守詮釋著“匠人匠心”,讓人肅然起敬。
積極創新思變   在蜀繡道路上越走越遠

白樺17歲進入成都蜀繡廠當學徒工,從最簡單的穿針引線開始學習,悟性很好的她學習兩年后便出師。工作幾年后,白樺不愿只做一名普通的蜀繡工人,于是她進入到美術專業學習了4年,只為在蜀繡道路上走得更寬,走得更遠。

后來,蜀繡廠經濟效益不景氣,白樺離開蜀繡廠,自學雙面繡和異色繡,創新出了“合線”與“浸色”等蜀繡技法,并開始組建自己的蜀繡制作工作室。最開始,團隊只有7、8人,幾年后,隨著工作室業務的發展,白樺開始召集更多熟練的工人和年輕學徒加入到自己的蜀繡制作團隊中來。2014年,白樺注冊了四川夢工坊蜀繡有限公司,并租用了更大的工作室來制作蜀繡。

在經營好公司的同時,白樺一直堅持在傳統蜀繡制作上進行創新和升華。“傳統的蜀繡題材多以芙蓉鯉魚、熊貓竹林等工筆畫為創作模板,繡制技法嫻熟,固化模式很重。”白樺說道。在深諳傳統題材創作之道后,白樺在攝影作品、油畫作品、水墨畫作品的刺繡創作上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效。

來到白樺位于我區茶花街的蜀繡工作室,約三百平米的屋內,除了忙碌的繡工,就是存放在四周的蜀繡作品。在里面,有兩幅蜀繡作品讓人印象深刻,這便是畫家周春芽的《桃花》和攝影作品《鎏金佛像》。周春芽的《桃花》色彩濃烈奔放,筆觸豪放隨意,普通人想用畫筆描摹都很難,何況用針線繡制。畫家輕松一抹,色彩明度變化、筆觸肌理留白隨意產生,白樺為表現這一筆用了十多種針法和幾十種色彩的線條。最后,這幅3平米左右的《桃花》用去白樺等四名繡工1年多的時間,完成后,畫家本人看見也嘖嘖稱奇,連聲稱“想不到,想不到”。在初次看到《鎏金佛像》時,很多人會認為這是一件攝影作品,一件曝光準確、色彩還原超好的室內攝影作品,可當人們走近、再走近,細看《鎏金佛像》時,才發現這是用超細絲線繡成的蜀繡作品,精心的程度已經超越了人們對針線功能的理解……
推出更多蜀繡精品   讓工匠精神繼續傳承下去

無論是精細到了發絲的外國少女肖像,還是色彩艷麗的九寨溝山水“照片”,亦或是異形、異色、異針法的三異繡《母與子》……這些精品蜀繡作品的問世,和白樺對每位繡工的高要求是分不開的。她要求每位熟練繡工對每一件作品都要精益求精,為了保證質量不圖數量,她不按市場上常見的計件發工資,而是給繡工發月薪,要求大家能繡多細致就繡多細致,不做時間的要求和催促。

其次,創作題材上的迷茫也是白樺感到困惑的地方。現在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高,蜀繡作品已經進入了日常市民的家中,制作什么題材的繡品,制定什么價位的產品都是白樺需要考慮的問題,白樺解釋道:“畢竟一幅普通作品可能就得耗時幾個月,甚至一年以上,如果市場不認可,前期投入和工人的心血就打了水漂。”

“從事刺繡工作,先端端正正當好學徒,兩年后才能出師傅,上手后也是在這方寸空間上消耗時間和精力,現在的年輕人很難耐得住這份寂寞,因此招募適合的年輕人,并且留下來,堅持下去很難啊。”在談到蜀繡技藝的傳承和發揚時,白樺憂心忡忡。還好,白樺目前已經啟動了和成都部分學校合作開展蜀繡講座課,希望能在學生中播下喜愛蜀繡的種子……

從17歲進廠學刺繡,幾十年間,蜀繡早已同白樺融為一體。“我現在能做的唯有堅持下去,推出更多蜀繡精品。”白樺說,“現在公司這批熟練的繡工師傅都是四五十歲以上了,他們都有20多年的功力,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充分發揮現在師傅們的創作力,留下更多的蜀繡精品,在不遠的將來能建一個屬于自己的蜀繡博物館,讓更多年輕人喜歡,激勵更多人投入到這個傳統行業中來,讓我們成都人的工匠精神傳承下去。”(王嵐/文)

上一篇: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